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甘肃榆中法院网
首页 法院概况 法苑文化 新闻中心 法学园地 法官风采 开庭公告 裁判文书 便民之窗 法律法规 网上互动

 

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的法律分析

  发布时间:2011-10-13 17:31:39


摘要:本文针对民事执行程序中应否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这一立法空白从法理学、实体法和程序法等角度进行了分析,认为立法机关有必要出台相关规定,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填补这一立法空白,这对明确清偿义务,保护申请执行人的利益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被执行人 法律原则 价值冲突

 

人民法院在执行被执行人为负有给付义务自然人的案件时,经常会遇到被执行人已与其配偶离婚,按执行依据应当履行的给付义务属于被执行人与原配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的共同债务,而所列的被执行主体仅为被执行人一方的情况。这种情况又大多是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以个人名义从事经营等经济活动而引发债务纠纷,法院一般仅判决一方为债务承担人,但进入法院执行程序时,原夫妻却已通过协议或诉讼方式离婚,将夫妻共同财产主要或全部归属另一方所有,而债务则由判决承担责任的一方承担,从而表现为被执行人已无财产可供执行,且追加离婚的另一方为被执行人未在法律及司法解释中作出明确规定,存在很大争议,致使法院执行此类案件困难重重。本文将对应否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这一立法空白进行分析。

一、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引发的争议

    追加已与被执行人离婚的另一方为被执行人在立法上是一个空白,针对此问题形成了两种观点:

(一)不能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已与被执行人离婚的另一方不是诉讼案件中的当事人,裁判文书中并未确定由其承担法律责任,且其与被执行人的婚姻关系已经解除,如果追加其为被执行人,就会剥夺其诉权和上诉权,故应由申请执行人对离婚的一方另行起诉,判决其与被执行人共同履行原夫妻共同债务,待判决书生效后再执行;或者将离婚的一方作为案外第三人直接对其进行执行,如其提出异议,可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之规定,按执行异议审查程序进行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继续执行。

(二)应当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被执行人虽与原配偶解除了夫妻关系,但按执行依据应当履行的给付义务属于其与原配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的共同债务。对离婚的一方另行起诉违背了我国民事诉讼理论中的一事不再理原则,也违背了迅速、及时的执行原则,不利于提高执行的效率,同时会增加当事人的诉累和诉讼成本,这种做法所产生的判决结论必然与原判决相矛盾,且通过诉讼解决一个执行形式依据问题,本身无实际意义;将离婚的一方作为案外第三人虽然法律依据充分,且简捷、方便,有利于提高执行效率,但实践中难以操作,因为没有明确、具体的可强制离婚的一方履行义务的执行依据,这种做法容易导致离婚的一方不能理解,难以接受,没有执行公信力。综上应当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

二、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的法律分析

    笔者从以下法律角度分析,同意上述第二种观点:

   (一)从法理学角度分析

1、法律原则的适用

在通常情况下,法律适用的基本要求是有规则依规则,当发现无法律规则可以适用的情况下,即法律存在漏洞或空白,法律原则可以作为弥补“规则漏洞”的手段发生作用。目前我国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中虽无在执行中可追加已与被执行人离婚的另一方为被执行人,裁定其与被执行人共同履行原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定,但及时追加离婚的一方为被执行人,有利于预防被执行人利用离婚的方式逃避债务,保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这符合民法中的诚实信用、公平、等价有偿原则。适用这三大法律原则可以弥补法律漏洞,进而真正实现司法公正。

2、解决法的价值冲突

法的价值冲突的第一个层面就是个体之间法的价值冲突,即行使个人自由可能导致他人利益的损失。解决这一冲突应运用比例原则——即使某种价值的实现必然会以其他价值的损害为代价,也应当使被损害的价值减低到最小限度。追加被执行人原配偶一方为被执行人的行为,有利于保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利益,实现法律文书确定的内容,维护司法权威,体现司法公正。但是,对于追加方来说,可能因难以证明所负债务为个人债务而不得不承担责任,而且其诉权(包括申请回避权、答辩权、辩论权、举证权、质证权等)及上诉、申诉等方面的权利可能因此得不到充分的保护。综合比较而言,前者所体现的价值要大于后者表现的价值,理由是追加方的权利可以通过强化执行听证程序和执行监督来加以保障,如果确实争议很大,也可以启动审判程序来解决;然而,申请执行人如果丧失合法权益,则没有救济措施,不仅会引发其不断上访,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和良性发展,也会使裁判文书成为一纸空文,损害了司法公信力及法律的权威。

(二)从实体法角度分析

我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了离婚时原为夫妻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五条规定,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我国物权法第一百零二条规定,因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产生的债权债务,在对外关系上,共有人享有连带债权、承担连带债务。对债权人而言,被执行人与其原配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不会因双方婚姻关系的解除而发生改变,离婚时夫妻就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负担达成的协议或人民法院对此所作出的判决、裁定、调解也不得对抗夫妻共同债务的债权人,这是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保护交易安全。故在执行中追加已与被执行人离婚的另一方为被执行人,裁定其与被执行人共同履行原夫妻共同债务是必要的,也完全符合迅速、及时的执行原则,有利于简化执行程序,提高执行效率。但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要特别注意依法查明被执行人应当履行的给付义务是否属于其与原配偶的夫妻共同债务,只有当该给付义务属于被执行人和已与其离婚的另一方的原夫妻共同债务时,才可依法追加另一方为被执行人,并裁定其与被执行人共同履行原夫妻共同债务。

(三)从程序法角度分析 

目前,法院执行工作实践中涉及到启动追加被执行人程序的主要法律依据来自于我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而这些规范性法律文件却只是分散地对可以采取追加程序的法定情节进行了列举,并没有权威机构出台过明确统一的适用标准。然而,如果以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中没有规定追加离婚的另一方为被执行人为由不对其进行追加,势必会与我国立法精神相违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和追加执行当事人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第二条(二)项规定, 除执行依据中指明的债务人外,可以对下列人申请执行,或者在已经开始的执行程序中,申请追加、变更下列人为被执行人:执行依据确定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债务人的配偶;执行依据确定的债务人与其配偶离婚,依法应承担债务的配偶。从上述尚未出台的规定可以看出,追加债务人的配偶为被执行人是大势所趋。

  三、结语

笔者认为,追加被执行主体是当前执行工作中较为复杂的问题,立法机关有必要出台相关法律条文对其系统、全面、具体、明确地规定,应尽快填补这一立法空白,尤其是把夫妻关系中一方为被执行人时对于另一方所需要承担的清偿义务明确化,这对充分保护申请执行人利益,维护法院裁判权威,建立与维护公平等价、诚实信用的市场交易秩序有着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张卫平:《民事诉讼法》,法律出版社,20092月版。

2)张文显:《法理学》,法律出版社,20071月版。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200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甘公网安备2012302000106号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227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5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