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法院概况 法苑文化 新闻中心 法学园地 法官风采 开庭公告 裁判文书 便民之窗 法律法规 网上互动

 

诊所趣闻

  发布时间:2010-10-12 20:22:09


                                                          彭榆珍

     

有一些说重不重、说轻不轻的病,去小诊所就医,就会简单、方便、省事多了。感冒严重了,吃药根本不管用,去大医院排长队挂号、候诊、划价、取药、再等候治疗,很正规,程序化,一个环节都少不了,这长长的过程让人不胜其烦,好心情也让熬毛躁了。再有一些不可抗拒的原因令我对大医院十分反感,有一种抵触情绪,倘若不经意瞟上一眼医院,立刻会本能的极其嫌恶的扭过头去。

       有这么两处诊所是我们熟悉的。

       离我的小家较近一处小诊所是我常去的,诊所从业人员三人,法人是一位老太太,赤脚医生出身,算是主治大夫,助理是儿子儿媳,兼护士及勤杂,有时会议论病理,听起来有点蒙古大夫的味道。牌匾高挂:城管卫生院。

      老太太很乐观,让人觉得很喜庆,待人十分亲切客气,儿子儿媳却不大爱笑。老太太见我面黄肌瘦,常会传授给我一些饮食营养搭配,养身之法。看我躺在那儿无聊,就拿来一本手工抄写的歌词,让我教她唱歌。老太太唱起歌来真是要命,抑扬顿挫,忽柔弱忽雄壮,还十分动情投入,唱出来的音符几乎没有一个是准确的,跑调跑的厉害。酷爱唱《草原之夜》、《人说山西好风光》,她跟着我唱的时候我跟着她跑调,以至于我很费劲的才找准《草原之夜》的调子。当病友们要求她不要跟着我唱时,她才停下来,耐着性子听我唱。等我唱完,她露出孩子般倾慕的笑容,请我有空就来教她唱歌,说我唱的跟歌唱家一样好听,我教她一定没错。

      在老太太的影响下,诊所的病人们情绪都很高涨,心情自然很好。看得出人们喜欢这个简朴的诊所。

      父亲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隔三差五间隔开来总要输液治疗,身边必须得有人跟随照顾,我离父母较近一些,所以大多时候由我陪父母去诊所输液。

      父母常去输液的另外一家诊所,是医药世家,诊所解放前就有,解放后被公私合营了,现在是国有性质私人经营,社保医保的都能行。诊所的老板是夫妻俩,也就是这个医药世家的第三代掌门。丈夫抓药取药,妻子打针输液,还有两个勤杂人员,算是护士吧。诊所的法人却是高薪聘请的一名小有名气的退休心血管老大夫,现在已是古稀之年。时常带着老花镜,十分细致认真的开处方。处方开好之后,再仔细算一遍、看一遍,算一遍是算剂量,看一遍是检查有没有疏漏,然后在另一个本子上登记日期、姓名、年龄、大致病因。多少年来、不管有多少人候诊、也不论任凭你是谁,老大夫始终按部就班,从无例外。还有一处让凡来过这家诊所的人不难发现的很明显的特征,就是用药大致相同。若不是很特殊的病情,一般输液都是第一组双黄连,第二组抗生素,个别的病人有针对性的再输一组,你看那满屋子里挂的输液袋里都是琥珀色的双黄连,从诊所出来的人大都会开这个处方。多少年来,多少人都知道这种行情,来诊所就医的人依然络绎不绝人满为患。

       我想人们大多是冲着这里的气氛来的,诊所的卫生比较干净,老板妻子扎针扎的好,手轻还准,无论老板夫妻俩、还是老大夫从不厚此薄彼,一贯一视同仁。

      生存之道啊!

责任编辑:陆建民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200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Copyright©2019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