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甘肃榆中法院网
首页 法院概况 法苑文化 新闻中心 法学园地 法官风采 开庭公告 裁判文书 便民之窗 法律法规 网上互动

 

优秀裁判文书——(2018)甘0123民初405号

发布时间:2021-01-28 15:24:32


甘肃省榆中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甘0123民初405号

原告:马某,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军,甘肃玉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某,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伟华,甘肃佳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某某,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伟华,甘肃佳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洋,系该公司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兰,该公司员工。

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定西中心支公司

法定代表人:冯艳锋,系该公司负责人。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定西市中心支公司法定代表人:何保军,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建伟,该公司员工。

被告:马某,男,1970年9月22日出生,汉族,农民,住甘肃省榆中县新营乡祁家河村祁家河社,系马成旭父亲。身份证号:620123197009225370。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政强,甘肃栖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某,女,1974年8月13日出生,汉族,农民,住甘肃省榆中县新营乡祁家河村祁家河社,系马成旭母亲。身份证号:620123197408135724。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萍,甘肃栖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马某与被告周某周某某、定西市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永诚财产保险定西市中心支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定西市中心支公司、马某杨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1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马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军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周某周某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伟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定西市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兰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定西市中心支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建伟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马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政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杨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黄萍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定西市中心支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马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七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423907.85元(医疗费:181853.93元,医疗辅助器具费(矫形器)2135.92元,残疾赔偿金:153918.00元,误工费:32400.00元,护理费:14400.00元,营养费:27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0.00元,交通费:4000.00元,后续治疗费:200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00元,鉴定费:6500.00元)。判令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定西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赔付120000.00元;剩余303907.85元由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定西市中心公司支公司在第三者商业险承保范围内赔付,剩余部分由被告周某周某某、定西市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马某杨某共同赔付;2、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七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7年7月17日08时许,被告周某驾驶甘J66032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沿省道309线(甘黄公路)由西向东行驶至24公里加600米处时,恰遇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牌号“隆鑫”2轮摩托车的马成旭,沿祁家河村村道由南向北驶出祁家河村村口后左转弯行驶相撞,致车辆受损,无牌号“隆鑫”牌二轮摩托车乘坐人马某受伤,马成旭经抢救无效死亡。马某受伤后入住甘肃省人民医院手术治疗,诊断为:“创伤性休克、失血性休克、弥漫性轴索损伤、多发性肋骨骨折、创伤性血气胸、肺挫伤、开放性股骨骨折、锁骨骨折、急性失血性贫血、软组织挫伤”。2017年11月26日,原告委托甘肃阳光司法医学鉴定所进行了交通事故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项目及误工日、护理期、营养期、护理依赖程度等司法医学鉴定。甘肃阳光司法医学鉴定所出具了意见书,鉴定意见如下:

1、被鉴定人颅脑的损伤,鉴定为九级伤残。

2、被鉴定人股骨粉碎性骨折的损伤,鉴定为九级伤残。

3、被鉴定人锁骨及肋骨骨折的损伤,鉴定为十级伤残。

4、被鉴定人的后续医疗费评定,约需人民币18000-20000元,亦可依据实际产生的费用进行计算。

5、被鉴定人颅脑、左下肢及胸部外伤等全身多处的损伤,根据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评定规范(GA/T1193-2014)标准,“10肢体与关节损伤:10.2骨折:10.2.11股骨远端骨折,手术治疗:误工120-270日,护理:60-120日,营养30-90日”之规定,确定误工期限为120-270日,护理期限为60-120日,营养期为90日。被告周某的交通肇事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达4234180.00元。经查甘J66023“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在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定西中心支公司、在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购置了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等车辆保险,保险终止日期为2018年7月18日。根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规定,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定西中心支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定西市中心支公司应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是,责任认定书下达后,二被告不履行赔付之义务。马成旭无证驾驶让马某乘坐,对马某的损害存在过错,按照《继承法》规定,被告马某杨某为马成旭的父母亲,应该在马成旭遗产继承范围内对马成旭给马某造成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综上所述,原告认为被告周某的行为显然构成对原告的侵权,并且直接给原告造成了人身损害和经济损失。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现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特向贵院提起诉讼,望判如所请。

被告周某周某某共同辩称,本案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不适用侵权责任纠纷;对于原告起诉的事实与理由,与我方了解的情况基本一致,原告诉请的各项费用与我方掌握的出入太大,医疗费除过永诚保险公司垫付的10000元,原告自己垫付的50000元,其余都是我方垫付的,应当扣除我方已经赔付的数额,其余部分根据法律规定进行分配。

被告定西市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辩称,我公司只在收取管理费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人寿财险公司辩称,对原告诉求的费用有争议,同意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合理损失。

被告马某辩称,死者马成旭才19岁,没有遗产,死亡赔偿金不属于遗产,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杨某辩称,死者马成旭死亡时是一名学生,没有遗产,死亡赔偿金不属于遗产,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永诚财险公司未作答辩。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7月17日08时许,被告周某驾驶甘J66032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沿省道309线(甘黄公路)由西向东行驶至24公里加600米处时,恰遇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牌号“隆鑫”二轮摩托车的马成旭,沿祁家河村村道由南向北驶出祁家河村村口后左转弯行驶相撞,致车辆受损,无牌号“隆鑫”牌二轮摩托车乘坐人马某受伤,马成旭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马某受伤后于2017年7月17日入住甘肃省人民医院手术治疗,诊断为:“创伤性休克、失血性休克、弥漫性轴索损伤、多发性肋骨骨折、创伤性血气胸、肺挫伤、开放性股骨骨折、锁骨骨折、急性失血性贫血、软组织挫伤”。经住院治疗后各项病症治愈或好转于2017年8月11日出院,共计住院25天,出院医嘱要求:卧床休息,定期翻身;加强营养;功能锻炼;复查。后原告委托甘肃阳光司法医学鉴定所进行了交通事故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项目及误工日、护理期、营养期、护理依赖程度等司法医学鉴定,甘肃阳光司法医学鉴定所鉴定结论为:原告马某颅脑的损伤,鉴定为九级伤残;股骨粉碎性骨折的损伤,鉴定为九级伤残;锁骨及肋骨骨折的损伤,鉴定为十级伤残。马某的后续医疗费评定为约需人民币18000-20000元,亦可依据实际产生的费用进行计算。确定误工期限为120-270日,护理期限为60-120日,营养期为90日,共计产生鉴定费6500元。被告周某某所有的甘J66023“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在被告永诚财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该保险公司已在理赔责任范围内赔付原告医疗费10000元,赔付死者马成旭家属被告马某杨某112000元,已赔付完毕。在人寿财险公司购买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第三者责任限额为30万元,事故发生时在保险期内。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榆中大队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周某、马成旭承担本次事故同等责任,马某不承担责任。原告马某因伤治疗共计产生医疗费用182284.26元,个人自行支付51098.24元,永诚保险公司垫付10000元,其余部分由被告周某某周某父子支付。原告马某因伤残购买辅助矫形器花去2135.92元。被告周某某所有的甘J66023“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挂靠在定西市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每年收取管理费600元。死者马成旭父母本案被告马某杨某2018年1月1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的陈述,原告提供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保险公司信息、住院病历、用药清单、发票、交通费票据、鉴定书,被告提供的医疗费票据、挂靠协议、保险代抄单等证据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机动车驾驶人应当文明驾驶,遵守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违章违规驾驶致使公民的身体及生命财产安全受到损害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被告周某、死者马成旭在驾驶机动车行驶过程中,未尽到相应的安全注意义务,其行为违反了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发生一死一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周某、马成旭承担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马某不承担责任。其认定结果客观真实,合法有效,本院综合全案案情作为参考确认其证明效力。原告因本次事故受伤住院治疗,给其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影响,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故被告应根据过错责任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周某某所有的甘J66032号“陕汽”牌重型自卸货车在被告永诚财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该公司已赔付原告医疗费10000元,其余部分已赔付死者马成旭家属。死者马成旭父母即本案被告马某杨某已另案主张权利。根据利益最大化原则,因该车在人寿财险公司还购买了商业三者险,故永诚财险公司可不再承担赔偿责任,由人寿财险公司在理赔范围内按比例首先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实际侵权人周某及车辆所有人周某某,车辆挂靠单位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挂靠单位对所挂靠车辆的运营没有支配权,车辆挂靠单位定西市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可在收取管理费的范围内承担有限连带赔偿责任。因另一侵权主体马成旭已经因交通事故死亡,其作为民事主体的权利义务已经消灭,原告起诉要求其父母作为遗产继承人承担赔偿责任,马成旭因本次事故死亡时年仅18周岁,一定程度上需依赖父母生活,原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马成旭留有遗产,原告认为其父母因该交通事故获得的马成旭死亡赔偿金属于遗产,要求继承人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公民的收入;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公民的专利权、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条规定:“公民可继承的其他合法财产包括有价证券和履行标的为财物的债权等”。据此,遗产具有特定的时间性和专属性,即以公民死亡时所有的财产为限。死亡赔偿金是在受害人死亡后才产生的,在公民死亡时并不现实存在,故不符合遗产的法律特征。最高人民法院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死亡赔偿金能否作为遗产处理的请示》作出了(2004)民一他字第26号《关于死亡赔偿金能否作为遗产处理的复函》:“空难死亡赔偿金是基于死者死亡对死者近亲属所支付的赔偿。获得空难死亡赔偿金的权利人是死者近亲属,而非死者。故空难死亡赔偿金不宜认定为遗产。”从该规定可以看出,死亡赔偿金是专属于死者近亲属的财产,不属于死者的遗产。并且从法律上来说,空难死亡赔偿金和交通事故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完全相同,没有本质的区别,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司法解释既适用于空难死亡赔偿金,同样也适用于交通事故死亡赔偿金。故原告要求被告马某、杨芳龄以马成旭的死亡赔偿金作为遗产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因伤治疗产生的各项经济损失为医疗费182284.26元,医疗辅助器具2135.92元,原告经鉴定构成两个九级伤残、一个十级伤残,伤残赔偿金计算为25693元/年×20年×(20%+2%+1%)=118187.8元,经鉴定确定误工期限为120-270日,本院在此期间内酌定为150日,原告系农民身份,根据行业标准误工费计算为41861/年÷365天×150天=17203.15元,护理期限根据鉴定意见本院酌定为70日,护理费为41861/年÷365天×70天=8028.14元,营养费根据鉴定意见计算为20元/天×90天=18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为40元/天×25天=1000元,后续治疗费根据鉴定意见本院酌定为18000元,交通费根据原告就医治疗的情况及往返路程本院酌定为2000元,精神抚慰金根据原告伤残情况本院酌定为2000元,鉴定费有效票据显示为6500元,以上合计原告经济损失为359139.27元,永诚保险公司已在强险范围内赔付原告医疗费10000元,本案因另一侵权主体亦是受害者马成旭已经死亡,其家属已获得强险理赔款112000元,故扣除本案永诚财险已经支付的10000元,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人寿财险公司应在理赔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人寿财险公司理赔责任限额为30万元,考虑到本案原告马某无责任,被告永诚保险公司已在交强险范围内将大部分赔偿金赔付马成旭的家属,死亡赔偿金又不能作为遗产由继承人承担责任,被告周某又是驾驶大型车辆一方,人寿财险公司应按原告实际损失的60%的比例赔偿原告的损失,其赔付数额为(359139.27元-10000元)×60%=209483.56元,扣除被告周某某周某已经给付的121186.02元,人寿财险公司还应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9483.56元-121186.02=88297.54元,被告周某某周某已经垫付的121186.02元由人寿财险公司直接支付周某某周某。为维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保护权利人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定西市中心支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理赔范围内赔付原告马某经济损失209483.56元,扣除被告周某某周某已经支付马某121186.02元,尚应给付原告马某经济损失88297.54元;

二、定西市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在被告周某某周某对原告马某以上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内承担600元连带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马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以上内容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逾期如未履行本判决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110元,由原告刘英负担444元,被告周某某周某负担66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200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甘公网安备2012302000106号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227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015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