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法院概况 法苑文化 新闻中心 法学园地 法官风采 开庭公告 裁判文书 便民之窗 法律法规 网上互动

 

关于原告王X与被告某保险公司 意外伤害保险合同纠纷一案的评析

  发布时间:2015-05-29 16:03:20


  【案情简介】

  2013年10月31日19时30分,驾驶人王Z驾驶原告王X的无号牌田野轻型货车(河北中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制造),沿省道101线由东向西行驶至65公里加200米(三角城乡路段)处,恰遇相对方向来车相会时,追尾撞同方向前骑自行车行驶的榆中县韦营乡某村村民王Y(女,46岁),致王Y受伤,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该事故经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榆中大队兰公交认字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Z负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2014年1月22日,经交警队主持调解,王Z赔偿死者王Y家属经济损失430000元。

  原告王X于2013年10月23 日购买了田野轻型货车,并于同日经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签发、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榆中大队审核办理了临时移动证,同年10月25日在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险(保险金额300000元)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期间自2013年10月25日至2014年10月24日止。在事故发生并赔偿受害人家属后,原告要求被告履行保险合同内容,承担赔偿责任,但被告以被保险机动车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或号牌,且临时移动证已过有效期为由拒绝赔付,原告遂诉至本院。

  被告在庭审时辩称,1.根据该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第十款的规定原告的请求事项属于保险合同的免责事由;2.该公司承保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是一份商业合同,应当严格按照合同的约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该合同虽然是格式合同,但在签订合同时该公司已经严格按照合同法和保险法的有关规定明确履行了告知义务,并向原告出示了有关保险条款,且有原告的签字确认,视为其对明确说明义务的接受。3.该公司投保的车辆是田野牌货车,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的车辆是中兴牌货车。被告认为其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争议焦点】

  一、原告的请求事项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的免责事由,即被告是否对原告负赔偿责任?

  二、被告是否完全履行了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

  三、发生事故的车辆与在被告处投保的车辆是否为同一辆车?

  【案件评析】

  针对以上讼争,笔者作出如下分析:

  一、该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十)项规定“除另有约定外,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机动车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或号牌,或未按照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不属于保险责任赔偿范围”,被告以此为依据拒绝赔付原告。因原告投保的车辆是新购买的,虽无号牌却有经兰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榆中大队审核办理的临时移动证,临时移动证虽在过期的第二天即发生了交通事故,但该条款并未列明临时移动证过有效期不属于其赔偿的范围,且该条款属于格式条款,应当依照法律规定作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故笔者认为,被告列举的该免责事由不属于本案的情形,其辩解理由不成立。

  二、被告虽在签订合同时向原告出示了有关保险条款,且有原告的签字确认,但根据《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以及《保险法》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提示义务”,被告并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向原告提供的投保单附格式条款,也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对免责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被告违反了保险法的相关义务性规定,故笔者认为其没有完全履行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

  三、原告投保的车辆是田野牌货车,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的车辆是中兴牌货车,因田野轻型货车系河北中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制造,且根据原告提交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注明的车辆保险凭证号与被告提交的保险凭证中注明的保险单号完全一致,故能够认定发生事故的车辆与在被告处投保的车辆是同一辆车。

综上,原、被告订立的保险合同真实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原告为其田野轻型货车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险,并向被告支付了相应的保险费,被告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对于该车发生意外事故造成他人死亡承担赔偿责任。经被告核算,如果其有责任赔偿,此次事故应当赔偿的第三者责任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险保险金为268541.23元。

  【处理结果】

  被告某保险公司给付原告王X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险保险金268541.23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案件受理费5800元,减半收取2900元,由被告某保险公司负担。

  判决后,原、被告均未上诉。

  【结语】

  保险合同通常是保险公司一方制作好的格式合同,在没有对投保人尽到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的情况下,即使合同约定了免责条款,也应视为投保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保险公司签订的,该免责条款对于投保人不发生法律效力。保险合同对有些情形没有以具体条款作出明确约定,保险公司不得对条款作扩大解释或者套用类似条款来免除自己的责任。这是保险公司应当遵循的诚实信用原则,也是对合同弱势方利益的保护。

责任编辑:张继科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200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Copyright©2019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